2020.04.15
疑似污染大米事件应尽快有个交代

疑似污染大米事件应尽快有个交代

 今天
  11月初,一篇名為《臨近稻谷收割期,江西九江出現“鎘大米”》的公開舉報信披露。舉報信稱,環保志願者在九江市九江縣港口街取樣送檢後發現,村民所產稻谷及其耕地中重金屬鎘均存在不同程度超標。10日傍晚,九江市柴桑區委宣傳部官方微博回應,表示已經組織調查組趕赴現場調查,將集中收存疑似污染大米,待檢驗結果確認後,對確屬污染的大米統一進行無害化處理(11月12日《北京青年報》)。     從網上反應來看,不管舉報是否屬實,當地乃至更大范圍內出產的大米,恐怕都會因此受牽連。在食品安全領域,蝴蝶效應的威力有時不可預測,這就告誡監管部門、生產企業不能有一絲一毫的放松。那麼,如何看待九江疑似鎘大米事件呢?我們不妨就事論事,分析兩個焦點問題。     第一,檢測結果的可信度。既包括志願者送檢第三方檢測機構出具的結果,也包括官方檢測結果。依時間看,此時後者尚未出爐,這個時候質疑有先入為主之嫌,不過有一個問題值得關註:從大米的種植、生產到運輸到銷售,多個專司食安、環保的監管部門,從組織結構和職能設置上層層設關,為何沒有檢查出鎘超標?有兩種可能,一是本身沒有污染,二是與監管部門未能盡職盡責有關。假設與後者有關,那麼,組織此次調查本身,會讓人不安:自己做自己的“法官”,公正性能否保證?調查結果會不會受到不相幹因素的影響?     倘若最終調查結果二者基本一致,不安自然被打消;倘若二者不一致,誰是誰非,勢必成瞭口水戰,到頭來消費者惶惶不安,當地大米或被“敬而遠之”。如何解決?恐怕需要相對無利害關系的部門組織檢測,才能最大程度上保證檢測結果的可信度。     第二,如何對待事件背後的企業。舉報是否屬實,尚不能斷言,不過志願者不僅指出瞭超標大米和土壤,還指出瞭二者的關系,並將矛頭指向瞭長期排放紅色污水的九江礦冶有限公司丁傢山金銅硫礦,因為志願者在當地調查發現,該企業的生產廢水流經村子,而當地村民農田土壤中鎘、砷超標以及稻谷鎘超標,與該項目環評中的特征性污染物指標吻合。     對此官方回應:“丁傢山金銅硫礦區對日本熟婦色一本在線視頻周邊環境造成瞭一定的污染,1989年、2008年,經市、縣人大及市國資委協調與周邊農戶達成協議,由該礦山對區域內受污染的土地按每年600元/畝的標準給予補古裝美女圖片償並延續至今。今年8月30日,當地已經責令九江礦冶公司停產整頓,並聘請第三方有資質單位開展污染調查,編制污染治理方案色域影視。”當地職能部門的處理方式,讓人感到驚訝:近30年污染,一直以錢代治?種植戶拿到補償後有多少用到瞭修復被污染土壤和水上瞭?如果沒有修復,已經出產的污染大米恐怕就不隻是志願者發現的這一批。這些問題真的值得有關部門認真調查和反思。     疑似污染大米事件,公眾關眾,在公正、權威的結論發佈前,難免出現種種疑慮。這就尤其需要有關部門盡快深入調查,拿出有理有據、公正權威的結論,以安民心。

      相關報道:江西九江調查疑似“鎘大米”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