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5
食品安全大家谈第20期--新西兰恒天然浓缩乳清蛋白检出肉毒梭菌

食品安全大家谈第20期--新西兰恒天然浓缩乳清蛋白检出肉毒梭菌

 今天
    新西蘭乳制品巨頭恒天然集團8月2日向新西蘭政府通報稱,其生產的3個批次濃縮乳清蛋白中檢出肉毒桿菌,影響包括3個中國企業在內的8傢客戶。涉嫌被污染的產品總量為38噸。污染源是該公司在北島懷卡托地區豪塔普工廠的一根受污染的管道。國傢質檢總局要求就新西蘭乳粉中肉毒桿菌污染問題采取措施,要求新方立即采取措施,防止問題產品影響中國消費者健康;要求進口商立即召回可能受污染產品;要求各地檢驗檢疫機構進一步加強新西蘭輸華乳制品的檢驗監管。
      食品夥伴網食品信息服務中心8月4-15日策劃瞭食品安全大傢談第20期《新西蘭恒天然濃縮乳清蛋白檢出肉毒梭菌》的討論話題,網友進行瞭熱烈的討論。感謝參與此次討論的網友!http://bbs.foodmate.net/thread-689949-1-1.html
      網友“xilinxu”表示,“肉毒梭狀芽孢桿菌是一種腐物寄生菌。在自然界廣泛分佈於土壤、江河湖海淤泥沉積物、塵土及動物糞便中。糧谷、豆類等食品受其污染的機會很多。A型菌多分佈於山區和未開墾的荒地;B型多分佈於草原區耕地;E型多分佈於土壤、湖海淤泥和魚類腸道中;F型分佈於歐、亞、美洲海洋沿岸及魚體。本次事件中,新西蘭主動公佈的,應該值得國內企業學習,但是不公佈客戶名單,顯得遮遮掩掩,讓人很不舒服,有什麼不能公開啊”。
      網友“fts2008”表示,“我們平時說那些致病菌可怕,其實那些致病菌在溫度不高於100℃就可以殺死。但是肉毒桿菌在121℃下,需30min才可以殺死。而我們一般工廠的生產溫度根本達不到這水平,不過采用高溫滅菌可以實現,同時,牛奶的營養成分也沒瞭。若發現得不及時,萬一肉毒桿菌產生瞭毒素,那這次的影響並不比三聚氰胺低歐美變態另類殘忍視頻,而且後遺癥也很嚴重。我個人覺得,這些菌帶入奶粉中,應該是原料乳被該菌污染瞭,可能是在擠奶時被牛糞污染;或者在生產過程被污染瞭,設備的清洗不徹底,殘留下來的。對於牛奶中的外來物,可以分為兩種:一是人為添加的,如三聚氰胺;二是生產過程意外出現的,如物理性危害和微生物危害。對於這兩大類外來物,第一種情況是不可以接受,不能容忍的。而第二種也不可以接受,但作為食品專業的我們都應該知道,食品是一個營養豐富的基質,很容易被微生物污染,所以我們在生產過程也盡可能地控制產品不被污染。但是若被污染瞭,廠傢應該做的就是及時發佈通知,及時追回產品,把危害盡可能降到最低。對於這件事,我想告訴國內的奶粉商傢,這是一次重塑民族品牌在國民心中地位的機會。我們應該抓住機遇,讓國民相信,我們國傢的奶粉價格合理而且也是安全的。同時,我也希望,國內的奶粉企業可以占領市場,而不是被國外壟斷瞭”。
      網友“野獸”表示,“這個事件雖然是國外企業自行通報的,但是,不等於說肉毒梭菌真的能夠在這個產品裡面導致嚴重的問題。因為,它在土壤裡面根本就是常見的。也就是說,乳粉以往也肯定有肉毒梭菌的污染。為什麼沒有相關的食物中毒事件報告?說明僅僅是這種細菌在幹燥的條件下,並不會導致明確的危我和虎狼之年的嶽害。一旦加水後,因為其他微生物會立即開始產酸,所以還是不利於肉毒梭菌的產毒,最後還是不會導致肉毒毒素的問題!現在新聞媒體把產品中發現肉毒梭菌和產品中含有肉毒毒素兩個概念完全搞混瞭,說得產品好像會導致什麼問題一樣”。
      網友“ever021”表示,“無論是奶粉中,還是其他食品中,都有很多未知物質;包括很多已知物質以前認為無害的,以後也可能認為有害。所以無論是什麼時候發現的,我們都應該積極處理掉這個問題,確保以後不會再發生,而不是口誅筆伐一棍子打死。本事件有好的方面,即敢於公開,敢於承認,敢於主動承認、承擔責任。恐怕是太多的國內企業都做不到的,目前個人沒有發現哪個企業有主動公開這種‘失誤’的,當然被查到瞭被曝光的倒是多之又多。壞的方面,即這個事情個人覺得是可以早一點追蹤並公佈的,結果現在是多美滋已經賣出去多少貨瞭,娃哈哈的相關產品都已經賣光瞭。說明即使是在新西蘭,質量的監控也仍然有這個漏洞的,這個檢測結果送達不及時,時效性不及格;現在是肉毒梭菌這個事情這麼遲才發現,那麼其他很多的檢測結果呢,不知道猴年馬月才會送過去。至於國內就不說瞭,沒有幾個地方會測肉毒毒素,更甭說測的數據準確性什麼的瞭”。
      以上是部分網友的發言匯總,感謝本次參與討論的網友!       目前,該事件已經基本結束,而亞洲歐美偷拍綜合圖區本事件給我們帶來很多的啟示,如加強食品安全科普宣傳等。每次食品安全事件的背後,幾乎都暴露瞭我國民眾對食品安全知識的匱乏等問題,民眾容易被媒體等報道誤導,不能理性、科學地對待食品安全問題。本次事件也不例外,如絕大部分媒體和公眾將“肉毒梭菌”和“肉毒毒素”混淆,這可能會導致不必要的恐慌。從另一角度也說明瞭我國政府、相關協會、食品企業的科普宣傳做得遠遠不夠,需要相關部門、組織等加強食品安全科普宣傳等。